首页 > 中国书籍现货 > 修身励志 > 别说一切都是家人的错

分享商品:

别说一切都是家人的错

  • 商品货号:

    MDZ000234

  • 商品点击数:

    197

  • 作者:

    (日)下重晓子

  • 出版社:

    文化发展出版社

  • ISBN:

    9787514221756

  • 出版日期:

    2018年04月

  • 定价:

    RM 36.80

  • 衡河价:

  • 数   量
    - +
    (载入中···)
  • 立即购买 加入购物车 收藏

内容简介
      愈亲近的人,愈让人感到疲倦、恐惧!颠覆传统视角,重新思考“家人”的意义!
  对于家人,我们总是习惯于互相依靠,却又时常被对方身上的刺扎到,所以家人也会成为烦恼的来源。《别说一些都是家人的错》开篇提出“何为家人?”“你了解你的家人吗?”作者以其自身经历和独特的心理视角,细述要正视家庭存在的各种问题,了解问题产生的原因,及该如何解决;不再复制父母的错误教养和婚姻模式;与伴侣建立良好的沟通,懂得正确表达爱与关怀,给孩子更健康的家庭生活。
  有爱就有伤害,有期待就会被期待,当面对家庭问题时,别说一切都是家人的错!


作者简介
下重晓子(Akiko Shimoju)
日本知名心理学研究者、时事评论家,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教育学部国语国文学系。曾是NHK首席女记者,现任日本Pen Club副会长、日本旅行作家协会会长。脾气暴躁的父亲、异常溺爱女儿的母亲和同父异母的哥哥,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有了《别说一切都是家人的错》这本书!

目  录
序  其实大家都不了解自己的家人


第一章  如何处理困难的家人关系
盲目相信家人的人
为何会盲目相信家人
不婚男女增加的原因
对孩子无法放手的父母,让人看不下去
家人不睦,孩子还是能安稳成长
大人眼中的好孩子是个乏善可陈的人
家人的期待是最可怕的压力来源
为子孙留下遗产就是对的吗
金钱,让家人关系变得丑陋
即使是夫妻,也未必能真正相互了解


第二章  家人这种病
只会讲家庭私事的人很无趣
聊私事就是想自夸或抱怨
和他人比较家庭私事是万恶根源
称呼丈夫为“一家之主”的畸形文化
“为了孩子而不离婚”是正确的吗
没有比婚姻压力更大的事
女性一定得要孩子吗
对不孕的女性说“给我生孩子”实在太残酷
也有人因被家人舍弃而过得不错
孤独死并非不幸
死后不进家族坟墓的人越来越多
就算不结婚,和别人一起生活也是很重要的
家庭相册代表的意义
家庭有时让人感到身心俱疲的


第三章  了解你的家人
因家庭照护而增进的亲子关系
父母需要被照顾时,才会表现出软弱的一面
家庭为何具有排他性
以家庭为名的暴力
不被人依靠的孤独感
不断改变的家庭结构
家人关系又近又远
只有两个人的家庭
印有全家福的贺年卡是一种强行推销幸福的方式
真正的家人关系和血缘无关


第四章  给离世家人的信
了解家人就是了解自己
给父亲的信——最重要的遗物
给父亲的信——男人间的吵架
给父亲的信——堕落的偶像
给父亲的信——家庭瓦解
给父亲的信——主治医生的信
给父亲的信——病情骤变
给母亲的信——父母信件
给母亲的信——自信的母性
给母亲的信——反抗旧生活
给哥哥的信——无法挽回的遗憾
给哥哥的信——缠绕的线
给自己的信——最后还是孤身一人


免费在线读
      其实大家都不了解自己的家人




  “你了解你的家人吗?”
  这是我对“家庭”提出的最犀利的提问。
  对家人关系感到迷惘的你,或许已有了自己的答案。


  何为家人


  每每和友人见面时,我都会习惯性地问他们:
  “你了解你的家人吗?”
  他们都会用狐疑的表情回答我:
  “当然了,我们很了解家人呀!”
  “真的吗?”
  我不厌其烦地又问一次,令他们心生疑惑,反问我:
  “为什么要这么问呢?难道你不了解自己的家人吗?”
  没错,我最近因为不了解自己的家人而感到愕然。


  父亲到底是怀抱着何种信念而活?母亲为何对我倾注近乎异常的关爱?哥哥对我这个妹妹到底是怎么想的?我都一无所知……
  如果我早一点儿问他们就好了,但这一切为时已晚,因为他们去了一个我再也无法沟通的世界。我只能在心里不停地思索这些问题。
  反而,我会为了了解好友而常常与他们沟通交流,因此比起家人我更了解朋友。我想这是因为朋友之间能不被亲情迷惑,能从理性的角度判断彼此的一切,因此能更准确地掌握彼此的关系。
  相比较而言,虽说是长年生活于同一个屋檐下,到头来还是不明了何为家人。因为每天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而忙碌,所以自始至终都未曾走进对方的内心世界。不,或许是认为我不能够踏进那个世界,所以大多只在脑海中一边想着“啊,是这样啊”,然后一边守护着家人。


  每当电视报道家暴新闻时,我都会想,如果亲子间多一些对话,或是家庭气氛再好一点的话,应该会减少这类事件的发生吧。但我想有些事本来就是不太可能改变的,或者很难改变。
  孩子有时不愿被父母探听自己的内心,也不愿让父母担心。如果父母发觉孩子有异样,常常会企图探问。如果孩子还小就另当别论,他们从小学进入中学,身心慢慢转变为大人,这个阶段的孩子大多不愿被父母窥探内心,正因为处在青春期,所以孩子想要远离父母这个近在身边的“权威”,青春期孩子的冲动行为和他们敏感的内心常常是背道而驰的。
  为何这些孩子受到父母亲的虐待,却不愿对外求援呢?我想他们对外应该是不愿说任何一句父母的不是,而只是说自己的不对。就算受挫,孩子还是想要守护家人。
  把这些残酷强加给孩子的家长到底是怎么了?
  从我开始想了解“何为家人”这点谈起吧。
  当我把“家人”视为一个群体时,我发现我根本回答不出“何为家人”。但是,当我把每个家庭成员独立思考,把父亲、母亲、哥哥都视为“个体”时,我便可以讲出他们的关联性。
  我不是很擅长以“家人”为出发点的思考模式。因此,我打算从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的角度来思考“何为家人”。


  为何我要避开家人


  每每想到父亲,我内心总会一阵刺痛。我曾极力避免与父亲四目相交,生活上也尽量不和他接触。这到底是从何时开始的?又为什么会这样呢?
  对年幼时的我来说,父亲是一种憧憬。他是陆军军官,每天都有人来接他,他身着军服,脚穿长靴,“咻”地一转身披上披风,脚一蹬跨上马就出门了。每天早上,我被母亲抱在怀里,目送父亲离开。


  “二战”战败后,父亲宛如过气的偶像般消沉。他的志愿原本是当一名画家,但他是军人世家中的长男,便被迫进入军校学习。据说他曾几度翘课,跑去上绘画班,每次都被抓回去并且接受在走廊上端着装满水的洗脸盆罚站,最后父亲只好放弃绘画。到底为何要放弃呢?如果真的那么喜欢,就算离家出走也应该选择自己喜欢的道路啊。
  他曾把自己的书斋当作工作室,闲暇之余就会埋头创作油画,甚至连外出公务期间,他也会把风景素描寄回家。我和父亲见面本来就少,即使在家,我也尽量避免和他照面。每每看到父亲拖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地走路,我都会绕开,就连同桌用餐时,也会避免与他对话。
  为何我不愿和父亲说话呢?因为他是个非常容易激动的人,所以我一开始以为我是不愿意看到父亲暴怒的样子,但我内心最原始的想法是对他的反抗。那时的我拒绝理解父亲。自从我不再与父亲沟通,直至他因老年性肺结核离世,我一直以工作忙碌为由,从未去医院探望过他。
  父亲过世后,我看到他住过的病床旁贴着我的新闻采访,只能别过视线,不去看、不去想。一走出病房,看到走廊上贴着父亲写的俳句:


  春兰萌芽专心祈求,子之考试
  红绢布挂衣桁角落,待嫁女儿


  父亲骨子里是个艺术家,纤细敏感,容易受伤,也是个很温柔的人。我的内心一阵痛楚,慌忙低下头,别开眼。
  父亲生前,我不愿和他说话,一直别着脸,不与他对视,以冷冰冰的背影相对。
  当父亲的主治医生写信问我“为何不来探病”时,我在想“你懂我和父亲间的矛盾、争执吗?”我心里非常生气。我不打算询问父亲真正的想法,也不愿意花心思去理解父亲,现在想来,当时我的内心确实有点儿别扭且羞于启齿。
  另外,我确实不想像廉价的肥皂剧般,最后以双方和解、彼此拥抱的结局来换取内心的一点点满足。父亲和我经常都是剑拔弩张的样子,就这点来说,我和他在处理情感的方式上有点儿相似。我想,或许我们才是最了解彼此的人吧。
  母亲离世已经超过20年,就在3年前,我在轻井泽的山庄里,发现了我所不理解的母亲的另一面。
  母亲为了我什么都愿意付出。可以说,她是一个为女儿而生的人,她对我倾注了所有的关心与亲情,为此我感到异常烦恼,从某个时期开始就不再跟母亲说有关自己的事。无论是我上过的电视节目还是写过的文章、书籍等,母亲都是从友人的口中得知,为此她感到非常悲伤。我常想如果她能多为自己而活,我也会比较轻松。
  我在轻井泽的山庄里整理母亲的遗物时,发现了母亲在结婚前与在外执行公务的父亲有上百封的书信往来。信中的母亲满含少女情怀,那是我所不了解的母亲。母亲生于雪国上越,每天与无边无际的皑皑白雪相处,在暗无天日的灰白世界里,直到遇见父亲才把内心累积的热情一下子爆发出来。在这些信件中,我看到了母亲钢铁般的意志。
  母亲是父亲的再婚对象,父亲在上一段婚姻里育有一个3岁的儿子,母亲曾在信中写道:“为了了解这个孩子,希望生一个自己的孩子。”而我就是母亲在那样的意志下所生的孩子。
  哥哥直到上大学前都不知道这件事。后来,他和父亲的关系降到冰点,他去了东京的祖父母家,并在他们的照顾下长大,所以我没有什么和哥哥面对面谈话的印象。当时心想着反正来日方长,没想到哥哥罹癌,一年后便离开了人世。
  结果,在我深入了解父亲、母亲和哥哥前,他们都离开了人世。




  相信不止我一个,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在不了解家人的状况下、不确定父母或兄弟姐妹的想法前,就这般匆匆地面临了生离死别。
  我们生来不能选择家人,从出生就决定了将来成长的框架,然后就在这个框架里,扮演着我们在这个家庭里的角色,扮演着名为父亲、母亲和孩子的各种角色。以家和万事兴为名,彼此装模作样,相信彼此相爱着,仿佛家庭是一个可以彼此理解、互相包容的美好空间……在这里,个体被埋没,然后衍生出“家庭”这个巨大产物。
  但我认为,了解家人的方法并非陷于“家和万事兴”的幻想,而是找回每个人的独立个体,不是吗?


... ...

规格参数

产品名称 : 别说一切都是家人的错
ISBN: 9787514221756
作者: (日)下重晓子
出版社: 文化发展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4月

用户评价

温馨提示:因厂家更改产品包装、产地或者更换随机附件等没有任何提前通知,且每位咨询者购买情况、提问时间等不同,为此以下回复仅对提问者3天内有效,其他网友仅供参考!若由此给您带来不便请多谅解!

对自己使用过的商品进行评价,它将成为大家购买参考依据。
评论隐私保护:1.匿名评论;2.注册用户评论(加密处理)
用户可放心发表使用后的心得感受我要评价
全部评价(0)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
  • 匿名用户
  • captcha

别说一切都是家人的错

商品已成功加入购物车
<<继续购物 去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