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书籍现货 > 轻松阅读 > 情话微甜-西西特(共2册)

分享商品:

情话微甜-西西特(共2册)

  • 商品货号:

    MDZ001920

  • 商品点击数:

    38

  • 作者:

    西西特

  •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 ISBN:

    9787555279754

  • 出版日期:

    2019年03月

  • 定价:

    RM 58.00

  • 衡河价:

  • 数   量
    - +
    (载入中···)
  • 立即购买 加入购物车 收藏
编辑推荐
1、遇见你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遇见你之后,爱你是我坚持并且一辈子想要学习的事情。
2、对于婚姻我们都是新手,余生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能携手与你共白头。
3、偶然之间,缘分将至。我很幸运遇到了想要珍惜的那个人。
4、古板无趣老干部 呆萌吃货小可爱,明闷暗骚颜值超高的章医生撩妹技能的学习之路。 
内容简介
边维闪婚了。
朋友圈都在打赌她会闪离。
边维截图给她丈夫。
章主任:闪离?
边维:就是分分钟跟你散伙。
章主任:哦。
凌晨做完手术回家,章主任*件事就是把小红本藏到他小妻子够不着的地方。
有一天你会遇到这样一个人,她的生活方式跟性格都和你截然相反。

但是你爱上了她。

作者简介
西西特,2013年晋江签约作者,拖延症患者,晚期。脑洞特别大。
爱看电影,爱吃甜食。迄今为止坚持最长的一件事就是写文,写的是甜过初恋的故事。
目  录
1:谁是章太太
2:朋友圈秀恩爱
3:章先生很会撩
4:真的喜欢上了
5:撒娇
6:章太太见公婆,有点小狗血
7:章太太跟章先生下乡
8:章太太醉酒
9:我的盖世英雄
10:章先生吃醋了,不开心
11:围堵
12:对峙
13:章太太一唱歌,章先生就凉了
14:补办婚礼
15:想要小宝宝
16:章太太怀孕二三事
17:遇险
18:欢迎可爱的冬冬小朋友
19:同学聚会
20:岁月漫长,有你,一切刚好

媒体评论
小熊仔:边维怎么这么可爱,除了懒就是吃。想养个这样的女儿,萌萌哒!
寂离:这文看得我心疼(嫉妒),男主好帅好体贴,我也想有一个……
yyewrf:很喜欢作者大大的文笔,故事情节感人至深,不落俗套,人物形象刻画生动,值得拜读!
免费在线读
1.谁是章太太
下午六点多,边维迎着余晖来医院挂水。
护士一走,边维就把包拎到腿上翻出小本子,她此刻感冒发烧流鼻涕,头昏脑涨,还惦记着周一要交的文案稿子。
这个文案稿子,边维改了三回了,总监第一回说要高大上,第二回倒好,直接来了个相反的要求,说要接地气、要通俗,她觉得总监简直是在逗她玩儿。
第三回,总监又有新要求了,说主要客户抓住了,爆点也有,但是呢,整个文案用词太俗气了,格调太低,不够优雅。
不是说好要通俗的吗?
身为一个文案编辑,边维可以说是相当无奈了。
边维将本子翻开,眼睛盯着纸上的几段文字,露出心酸的表情,瞧瞧,这都折腾成什么样了,改来改去,都改得面目全非了。
    优雅是吧?边维瘫在椅子上,等着思如泉涌。
输液室里人很少,空调开得很低,吹得人冷飕飕的。
边维有前车之鉴,这回她穿的是长裤,短袖外面套了件薄衫,她瞥了一眼与她隔几个座位的女人,那女人穿着背心加亚麻短裤,露在外面的皮肤正接受着冷气的摧残,大腿都冻青了。
   “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离婚?我同意了吗?娶我那会儿,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不离婚,只丧偶’,我还没死呢,你就这么等不及了是吗?”
边维冷不丁听到女人的声音,吓得手一抖,本子掉到了地上。
“不合适?我跟你在一起八年,你为什么之前不说?现在才结婚不到半年,你跟我说不合适?”
边维注意到女人突然不说话了,女人身子僵硬,嘴唇发抖,眼睛瞪大,明显是受到巨大刺激了。边维吞咽了下唾沫,猜想那女人和电话那头的人大概不是不合适,而是电话那头的人移情别恋了。
女人气得浑身哆嗦,她冷笑道:“婚内出轨还要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你真没种。”
边维猜对了。
爱情长跑的终点也许不是那个名为“家”的房子,而是十字路口,两个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在没站在终点之前,鬼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什么。
“你们是真爱?行,姓李的,我祝你们这对狗男女幸福美满,天长地久。”
随着砰的一声响,那女人的手机在地上蹦跳几下之后,躺着不动了。
这两排只有边维跟左侧那个陌生女人,她的嗓子发干,很痒,于是不合时宜地咳嗽了起来,越想停,咳得却越厉害。
咳嗽声将沉闷的氛围撕开,不再那么令人窒息。
边维弯着腰咳,眼泪直飙,感觉自己快把肺给咳出来了,她捂住嘴巴,身体跟随咳嗽颤动。
边维的左侧响起哑哑的声音:“你没事儿吧?”
她眼泪汪汪地侧头,想礼貌地微笑,却笑出了林黛玉的范儿,特虚弱地说道:“没……喀喀……没事儿……”
女人不再说话,也不捡手机,只是闭着眼睛,石雕似的坐着。
嗓子不痒了,边维靠着椅背喘气,有些缺氧,她歇够了,把输液管拨到一边,弯腰去捡自己脚边的本子。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边维的视野里多了一双休闲皮鞋、黑色裤腿。
紧接着,边维的头顶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章太太。”她奇怪地咦了一声,章太太,谁啊?这声音她好像在哪儿听过,等她够到本子抬头看了一眼来人,才猛地反应过来。
就是她啊,她就是章太太。
几天前才领的证,边维还没适应已婚的状况,更别提“章太太”这个称呼了。
边维胡乱地把本子塞到包里,客气又局促地说道:“章先生你好。”
章亦诚的目光淡淡扫过年轻女孩通红的脸,以及她流过泪的眼睛,他沉默着在她旁边坐下来。
边维提起一口气,半边身子僵着,她调整好坐姿,将腿并拢,规规矩矩的,像个突然被班主任检查的小学生:“章先生,你不下班吗?”
章亦诚合眼:“下班了。”
“你为什么……”
边维本想问男人为什么不回家,她想起来别的事儿,话锋一转,差点儿咬到舌头:“章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章亦诚道:“挂号处这边通知的我。”
边维脑子转不过弯来:“啊?”
章亦诚并未详细解释,他侧过脸问边维:“哪个护士给你扎的针?”
边维眨眨眼睛,半晌才明白过来男人指的是什么,她轻咳一声,澄清道:“护士扎针的技术很好,我一点儿都不疼。”
章亦诚皱眉看向她,似是在说“那你哭什么”。
边维抿抿嘴,右边脸颊出现一个酒窝:“我是嗓子痒,咳的,不是什么大毛病。”
章亦诚不语。
边维挠了两下胳膊,也不说话了。
好尴尬啊,她想。
这一排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是新鲜出炉的人妻,她与丈夫年龄相差十岁,他们认识的当天就领了证,夫妻俩是被小红本拴住的陌生人,漫长又恐怖的磨合期已经向他们逼近,婚姻生活能过多久还未知。
另一个人与丈夫经历八年恋爱长跑,结婚不到半年,此刻面临婚姻的重大危机之一——遭到丈夫的背叛。  
爱情可以靠荷尔蒙支撑,婚姻不行,婚姻靠的是责任。
章亦诚闭目休息。
边维的身边不时有帅哥出没,但没有章亦诚这种成熟内敛、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充满魅力的,她很不自在,不时挪动身子,呼吸放得很轻。
时间分秒流逝,全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边维一紧张,就想抖腿,她抠抠手指甲,欲找话题聊天,看见男人眉宇间的疲惫之后,边维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输液管见底,边维刚要按边上的小按钮,身旁的男人就已侧过身,给她拔了针管。
男人的指尖微凉,边维被触碰的皮肤起了层鸡皮疙瘩。
章亦诚起身,边维跟上去,她的脚步忽然一顿,回过头时才发现刚才那个女人在哭,那个女人压制着情感,安静地为自己的婚姻感到悲哀。
边维回神儿,小跑着追上贴着“边维丈夫”标签的男人,她偷偷看他,胸外科主任,身高差不多在一米八五到一米九〇之间,三十三岁,正值壮年,体格硬朗挺拔,五官英挺,喜怒不形于色,身上没有烟草味,不抽烟,干净体面。
别的不说,单就章亦诚这个颜值,就有的是人喜欢。
边维落后几步看着男人的后脑勺边走边想,他性子闷了些,寡言少语,情绪很淡。
与章亦诚寥寥几次接触后,边维发现这个男人不懂幽默风趣,看起来木讷古板,她觉得他的人生字典里一定没有“浪漫”这个词。
章亦诚突然转身,边维很敏捷地刹住车,没跟偶像剧里似的撞到他怀里,捂着鼻子冒眼泪。
边维平视过去,视线对着的是男人的喉结,她想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章太太?
但转而一想,她不也客客气气地叫他章先生吗?过些天再提吧,他们还不熟。
夫妻不熟,多滑稽?
章亦诚抬起手臂。
边维下意识地用手抱头。
章亦诚浅色的唇角微动,笑道:“不是打你。”
边维的脸腾地燥热起来,她小声说了句:“我那是条件反射。”
章亦诚将手伸到她面前:“手机给我。”
边维傻傻照做。
章亦诚输入一串数字:“这是我新办的私人号码。”
他把手机递还给她,低声道:“在门口等我,我去取车。”
边维接过手机把号码存上,备注的是“章先生”,她删掉,想换别的,却想不出来,最后还是备注的“章先生”。
车开出医院,夜幕降临了。
边维突然激动地啊了一声:“我想起来了,那个女的上周来公司面试过,设计部已经发通知了,以后我跟她就是同事了。
“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她拿起手机刷了刷又放下来,碎碎念道:“她应该没看到我的样子吧?不管了,她就算看到了,估计也不会提的,我就当没输液室那回事儿,嗯,就这么着!”
车拐弯,边维跟着晃了晃,这才想起车里还有个大活人,她登时一个激灵,满脸难为情地说道:“不好意思啊章先生,我有时候会自言自语。”
章亦诚转着方向盘:“没关系。”
边维呼出一口气,她话多,嘻嘻哈哈的,跟这人相处,能把她憋死。
这俩人性格截然相反,怎么搭伙过日子?边维向后仰着头一下一下撞椅背,内心抓狂,冲动是魔鬼,魔鬼!
章亦诚忽然开口问道:“章太太,感冒好些了吗?”
边维瞬间坐直:“好些了。”
章亦诚看着路况,找地儿靠边停车:“我没去过你家,你把地址告诉我,我弄一下导航。”
边维差点儿从椅子上跳起来,她震惊地转过头:“去我家?”
章亦诚屈指点点方向盘,说道:“领证那天你打电话跟家里说我们的事儿,我听见了。”
边维脸上一热,心里有个小人在吐槽,不提还好,一提就一言难尽,要不是为这事儿焦虑,她能在泡澡的时候犯迷糊,把自己弄感冒?
新婚妻子带丈夫回娘家,多常见啊,到她这里,却连口都没法开。
他们目前只是有一个合法关系而已。
面对自己冲动之下做出的决定,努力接受,适应新的角色,和另一个人共同经营一个家,倾注情感,学会分享、包容、理解,这些都需要时间。
现在吧,他俩感情基础为零,默契度为零,互相并不了解,得先从朋友开始,带回家吃饭这种场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乱子。
况且从领证后,他们就各忙各的,没见过面,其间只通过一次电话,还是不小心按错的。
原本边维想着,挂了水回家,随便找个借口糊弄过去,外科主任嘛,忙着呢,有个紧急情况,一晚上都得在手术台上站着,外行人也知道的。
没想到会在输液室看到这个人,她脑子一乱,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章亦诚的声音在车里缓缓响起:“章太太,我们是夫妻。”
边维听出男人话里的意思,她的心里生出一丝异样,顿了几秒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章亦诚说:“只是吃个饭。”
边维好心提醒:“章先生,我爸妈都很能喝,你去了,要有个心理准备。”
章亦诚的眼角隐约抽了抽,他说:“不要紧,我喝醉了,你记得把我扶到床上。”
边维有一瞬间的错觉,她跟这个男人不是闪婚,而是谈了很久才结婚的,有感情,有共同的未来。
章亦诚捏捏鼻根:“明晚你收拾收拾行李。”
边维的异样情绪来不及扎根,就在刹那间烟消云散,她一脸茫然地问:“我为什么要收拾行李?”
章亦诚启动车子:“我姐来这边出差,会在我家住十天左右,你是我的新婚妻子,理应跟我住在一起。”
边维愣了愣,笑着说:“对哦,你有个姐姐,你上次说过的。”
下一刻,她的脸色突然一变,整个人都陷入凌乱状态,重点抓错了吧大姐?
管什么姐姐啊,重点是住在一起!
边维搓搓脸,冷静一点儿,别慌,没事儿的没事儿的。
她往后一瘫,完了完了,根本冷静不下来。
医生是老一辈人敬重的职业之一。
章亦诚去边维家,受到了边父边母的热情招待,老两口乐得合不拢嘴。
一顿晚饭在平和温馨的氛围里持续了将近一小时。
边维担心的事儿没有发生,她爸妈夏天喝啤酒,冬天喝白酒,天天喝,这次竟然喝的饮料,可见他们对她带回来的人有多满意。
吃饭的时候,边母给章亦诚夹菜,边维嗖一下看向他,怕他感到不舒服。
提起医生,她很容易就联想到洁癖。
即便没有洁癖,也不太喜欢别人给自己夹菜,边维就不喜欢。
章亦诚只是低头将菜吃掉,并未露出反感的表情。
边维松了一口气,对他的好感上涨了一截。
饭后,边父拉着章亦诚聊天,边维帮妈妈收拾碗筷。
厨房里,边母一边把菜渣拨到垃圾篓里,一边说道:“维维,别的妈就不说了,既然结了婚,就好好过日子,小章那样的,打着灯笼都很难找到第二个,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
“噢。”
边维把碗盘放进盆里,心不在焉地刷洗着,她停下手里的动作叹了口气:“唉。”
边母抓了抹布擦擦手:“唉什么唉,你要是放着好日子不过,偏要作,我跟你爸都不会站在你这边。”
“……”
边维端着果盘出去。
章亦诚吃苹果的时候,边维看着他搁在腿上的手,看呆了。
边母也看过去,女婿的手干净整洁,指骨修长,她再看看女儿的手,肉乎乎的,手指短不说,指甲也没怎么修,还长了几个小倒刺。
章亦诚有所察觉,他侧低头,目光扫过去。
边维把手一缩。
章亦诚问她要不要吃苹果。
边维摇头说不要,一溜小跑进房间修指甲去了。
离开前,边维被她妈拉到屋里说心里话。
边母瞧着女儿,说道:“维维,妈现在相信你说的话了,就你这样儿,小章还真没什么好图的,他选你,就是想跟你过。”
边维脸皮微热,她生气地问道:“妈,你说实话,我其实是你捡来的吧?”
边母嫌弃:“我就这么不挑?”
边维跳脚:“亲妈!”
边母提起婚礼的事儿,说一生就一次,不能随便,还说婚纱照要拍,家里怎么也要挂一两张,尤其是床头。
边维点着头敷衍过去了,婚礼、婚纱照什么的,章亦诚没提,她也不想弄,再说吧。
生活突然进入另一个阶段,边维还没准备好,一团糟。
夏天的夜晚,空气燥热,有风,却没丝毫凉意,满天都是繁星。
章亦诚一手插兜,一手拿着手机接电话。
边维边走边刷手机,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她抬起头,好奇是谁打来的电话。
“我不在医院。”章亦诚说,“我跟我太太在一起。”
边维把手机放进口袋,左耳是青蛙的呱呱声,右耳是男人的说话声,“我太太”“章太太”这几个标签都在她的头上飘着,提醒着她,这是她人生所扮演的新角色。
章亦诚挂断电话,语气自然地说道:“章太太,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
边维一怔,他这是在慢慢将她拉进他的生活圈,是真的把她当妻子对待了。
而她躲进壳里,自己不出去,也不想要对方进来,继续过她的单身生活,不愿意面对现实,害怕改变,害怕磨合。
比较起来,边维的态度一点儿都不端正,思想也很不成熟,并且严重缺乏责任心。边维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她快速对着男人挺拔的背影拍了张照片,直接发到微博大V号上去了。
她刚把照片发过去就删掉重发,加了几个字——章先生,请多关照。
边维发完就赶紧退出微博,她脸红到脖子根,心怦怦直跳,感觉自己干了一件见不得人的大事儿。
从这一刻开始,她的生活真的不一样了。
成年人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啊,边维心想,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式不是逃避,是面对,嗯,面对。
章亦诚的嗓音低沉:“章太太,你的脸很红。”
“我知道。”边维用手捂住脸揉揉,“我刚才做了件很羞耻的事儿。”
章亦诚用眼神询问。
边维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回答,而是说:“章先生,这几天我只是太紧张了,不知道怎么办,以后我会试着了解你,我们一起加油!”
此时的气氛可以说是相当好了。
章亦诚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发出振动声响,他接起来,电话那头一片嘈杂,很混乱,有人喊,有人哭,边维隐约听到了“车祸”两个字,她的眼皮一跳。
这通电话持续了不到两分钟,章亦诚皱着眉,对她说道:“医院那边给我打的电话,西宁路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
边维一脸焦急:“那你赶快去医院吧,救人要紧!”
章亦诚问她,她怎么办。
边维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说道:“我不回我那儿了,今晚就在家里睡,明天迟到就迟到吧。”
章亦诚走了几步,回头颔首:“章太太,我走了。”
边维脱口而出:“路上慢点儿。”
章亦诚说:“好。”
边维傻愣愣地站了会儿,胳膊很痒,她回神儿,一摸才发现被咬了好几个包,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蚊子大军包围的。
“章太太。”
“哎!”
“章太太。”
“哎!”
“……”
边维往家走,自叫自应,她得尽快适应这个新称呼,别人叫的时候,不能跟个傻子似的问“谁是章太太”。
周一,边维带着半夜改出来的第四稿去总监办公室。
总监的脸本来就长,看完文案,脸拉得更长了:“小边啊,你这个第四稿整体用词都很优雅,格调是上去了,不过,我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
边维认真地问道:“缺了点儿什么?总监你说,我立马去改。”
总监思考了半天后说道:“要说吧,又说不上来……”
那你说什么啊说?边维深呼吸,继续维持着笑脸:“这样啊。”
总监摸摸下巴:“就是感觉不对,感觉你知道的吧?”
边维心里呵呵,我不知道!
总监略一沉吟:“你等会儿,我看看你的第一稿。”
边维笑得跟朵花儿似的,问道:“总监,你是不是跟我的想法一样,觉得还是第一稿好?”
总监摇头:“并不觉得。”
花儿瞬间枯萎,边维感觉自己要完。
总监喝了口咖啡,两片厚厚的嘴皮子一张一合:“我觉得吧,你这个稿子还可以再改一改,你看这里……”
总监连连咂嘴,把手一挥道:“你写的四个稿子感觉都不是很对,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这样,你再改改,今天下班前给我。”
边维一动不动。
总监敲桌子:“小边?”
边维微微一笑:“好的,总监。”
其他同事看到边维生无可恋地回到座位上,都纷纷送上同情的目光。
赵俊丢给她一包虾条:“维维,你电脑里不是有很多资料吗?找一篇不错的改改就行了。”
黄倩倩翻出一包曲奇饼干扔过去:“实在不行,就上网找别人的精华拼凑拼凑。”
边维把饼干放一边,拆开虾条吃:“大哥大姐,我已经够惨了,你俩就别再给我出馊主意了成不?”
赵俊跟黄倩倩看她一眼,觉得她吃的不是虾条,是绝望。
黄倩倩火上浇油:“维维,你今天迟到了十六分钟,我给你算算啊,你要被扣掉……”
边维恶狠狠地瞪她:“别说!”
黄倩倩笑着微张红唇,从里面吐出一个数字。
边维一头栽到电脑桌上,残忍!
过了一会儿,办公室出现骚动,边维歪着脖子瞟了一眼,下一刻就坐直了身子。
昨天输液室里的女人被总监带过来了,她穿着一身黑,长发烫成波浪卷,身材高挑,脸上虽然化着精致的妆容,但难掩憔悴。
黄倩倩把椅子转到边维那里,羡慕地啧了声:“那腿真长。”
边维也羡慕,昨天对方是坐着的,她又头昏脑涨,没怎么注意,对方这一站起来,她才知道对方真高:“估计有一米七。”
“不止。”赵俊凑头,“我觉得有一米七五。”
他自恋地耸耸肩:“放眼望去,整个办公室就我能驾驭得了。”
边维跟黄倩倩默契地转过脸,当没听见他的话。
新来的设计师叫冯珞,被安排在边维对面,俩人一整天都没有过交流,冯珞是精神状态差,没找其他同事熟悉熟悉,边维是忙着改稿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晚上章亦诚来接边维,带她回家。
边维在去章亦诚家的路上做了思想工作,也给自己打过气,可当她一进门,瞬间就被打回原形,紧张得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放。
房子是三室两厅,客厅宽敞,整体色调偏冷,装修风格往欧式上靠,简单整洁。
边维飞快打量了一圈,她跟行李箱站在一起,问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章先生,我睡哪个房间?”
章亦诚带她去主卧。
边维戳在门口不进去,试探性地问道:“这不是你睡的房间吗?我也要睡这儿?”
章亦诚提醒道:“章太太,我们刚结婚。”
边维哈哈干笑:“对哦,刚结婚,不能分房的是吧?”
章亦诚抿唇不语,严肃得像个老学究。
边维闭上嘴巴,垂着脑袋把行李箱拖进来,拘谨地靠墙站着,她是决定接受并适应人生新的阶段,但实践跟理论是两码事儿,这会儿她心里慌,真慌。
章亦诚低声说道:“章太太,你睡床。”
边维受宠若惊地抬起头,问道:“你打地铺?这多不好意思啊,还是我……”
章亦诚:“我也睡床。”

... ...


规格参数

产品名称 : 情话微甜-西西特(共2册)
ISBN: 9787555279754
作者: 西西特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9年03月

用户评价

温馨提示:因厂家更改产品包装、产地或者更换随机附件等没有任何提前通知,且每位咨询者购买情况、提问时间等不同,为此以下回复仅对提问者3天内有效,其他网友仅供参考!若由此给您带来不便请多谅解!

对自己使用过的商品进行评价,它将成为大家购买参考依据。
评论隐私保护:1.匿名评论;2.注册用户评论(加密处理)
用户可放心发表使用后的心得感受我要评价
全部评价(0)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
  • 匿名用户
  • captcha

情话微甜-西西特(共2册)

商品已成功加入购物车
<<继续购物 去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