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书籍现货 > 轻松阅读 > 我追学霸那些年-听听雨夜(全2册)

分享商品:

我追学霸那些年-听听雨夜(全2册)

  • 商品货号:

    MDZ001919

  • 商品点击数:

    41

  • 作者:

    听听雨夜

  •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59413499

  • 出版日期:

    2018年07月

  • 定价:

    RM 65.00

  • 衡河价:

  • 数   量
    - +
    (载入中···)
  • 立即购买 加入购物车 收藏
编辑推荐
★腾讯文学悸动青春派人气作者听听雨夜 清新甜蜜之作。
★智商与颜值齐飞、自带傲娇萌点、情话技能满点,与这样的学霸谈恋爱是怎样一种体验?
★那些年,我们遇见了*好的人,也拥有*好的爱。
★这是一个女学渣倒追男学霸的艰难爱情故事。看古灵精怪、胆大皮厚的女学渣如何花式倒追沉默寡言、冰山男学霸。
★当你对明天有所期许,而他又完完全全出现在你的明天里,这样的青春注定绚丽难忘。
当你遇见了*好的人,拥有*好的爱,还一起拥有更好的未来,这样的爱情注定圆满。 
内容简介
这是一个女学渣倒追男学霸的艰难爱情故事。
他的出现,让懒惰如她,变得上进。
她的出现,让淡漠如他,变得温暖。
当你对明天有所期许,而他又完完全全出现在你的明天里,这样的青春注定绚丽难忘。
当你遇见了*好的人,拥有*好的爱,还一起拥有更好的未来,这样的爱情注定圆满。


暖萌小剧场
*次见面,李安安双眼灼灼地看着欧阳奈,问:“你认识我吗?”
欧阳奈瞥了眼一脸花痴的李安安,皱了皱眉,说:“不认识。”
李安安一副惊讶的口吻说:“这么巧,我也不认识你,看来我们太有缘分了!”
欧阳奈:“……”
*******
第二次见面,卫生间门口,李安安看到正在洗手池边洗手的欧阳奈,屁颠屁颠地跑过去问:“你亲自来上厕所啊?”
欧阳奈的手顿了顿,道:“……嗯。”
李安安高兴道:“这么巧,我也亲自来上厕所,看来我们太有缘分了!”
欧阳奈:“……”
*******
第N次见面,李安安边追边喊:“我追了你这么久,你就答应做我的男朋友吧,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了!”
欧阳奈站住,挑眉,问:“你要怎样?不来打扰我了?!”
李安安摇头,说:“哪能啊,你再挑战我的底线,我只能考虑重新修改一下我的底线了。”
作者简介
听听雨夜,阅文集团悸动青春派人气作者,其作品暖、萌、甜。文笔轻松幽默,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生动的描写让读者捧腹大笑的同时也不乏感动。
目  录
上册
第一章 一见钟情 1
第二章 我喜欢你 31
第三章 你是躲不掉我的 61
第四章 冰山开始融化了 92
第五章 我觉得我要晕倒了 121
第六章 你帅你有理 150
第七章 幸福得冒泡泡 180
第八章 我记得今天是你的生日 208
第九章 简直比唱的还好听 240
第十章 我想和你一起学习 270
下册
第十一章 没有人能替你活 285
第十二章 你说什么都对 313
第十三章 因为我心疼 357
第十四章 你夸得我都骄傲了 389
第十五章 高调示爱 419
第十六章 我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了 451
第十七章 不一样的烛光晚餐 477
第十八章 突然想你了 508
第十九章 你是我的全世界 541
第二十章 不留遗憾 572
番外篇  588
媒体评论
没有写过长评,一直都是只看小说不留言。因为觉得支持正版、认真看书就是对作者*的支持。但是学霸让我有想评论的欲望。说实话,这是*本看夜夜的书,是有天无聊,随便搜了一本看的。只是开始看就停不下来了,每天追更。夜夜的小说很有趣,温馨、甜蜜、不是那种大众文。人物塑造的也很贴合实际。看起来不浮夸。我很喜欢这种既张扬又细腻的文。**重要的是夜夜的文章不是千篇一律的主角金手指,有穿插朋友的故事,使文章不单调。尤其是剧情跌宕起伏、猜不到下一步很好,不像有些小说,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很无聊。支持夜夜!
——吟语低喃
不得不说夜夜把这本书写的很好,虽然我只看到了一百多章、但我忍不住给你书评,文文很轻松惬意,男主和女主的感情发展的缓缓犹如细雨一样润无声,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文文中的友情也让人羡慕。
——黄昏薰衣草
自从决定入坑后,这几天紧赶慢赶总算跟上大部队的脚步了,很暖很温馨,还很逗比的风格,好几次我都看得直接喷笑,总惹得旁人用一种蛇精病的眼神看我,真是大写加粗的尴尬啊,但我实在忍不住啊,太搞笑了……特别喜欢奈奈和安安,喜欢他们暖暖的互动。
——六月雨0912
免费在线读
第一章 一见钟情
“李安安,你这个大笨蛋,去死吧!”
梦里,一个面目模糊却透着狰狞之色的人朝李安安伸出手,李安安一个没防备,被推得仰面从十八层的楼顶上掉了下来……
李安安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这已经是她第十三次做这样的噩梦了。
从中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天就开始做。
此时,李安安的额头、脖子上全是汗。八月份的天气正是最热的时候,电风扇呼啦啦地吹着,热风一波一波地袭来,李安安几乎每天早上都是被热醒的。她伸出手扒拉了下额前的刘海,刘海都湿透了,手心里都冒着汗珠子。
一大早就热得让人直冒火!
李安安下床,趿拉着两只拖鞋走到客厅里,客厅里的桌子上放着两块西瓜,她拿起一块就开啃,西瓜汁顺着她的下巴流到了衣服上。
丁容,李安安的妈妈此时正在客厅里扫地,看到李安安把西瓜汁滴到衣服上,满脸不悦地开口训道:“猪投胎啊你,又没人和你抢,你就不能慢点吃吗?”
李安安吃完一块西瓜,又拿起另外一块,嘴里说着:“慢不了,太热了!”
丁容边扫地边说:“你姐姐打电话说准备给家里安装个空调,到时候就不热了。”
丁容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李宓宓,今年二十二岁,目前在深圳打工,小女儿就是李安安,今年十六岁,刚中考完。
李安安一听“空调”两个字,双眼立马变亮了:“真不愧是我亲姐啊!”
丁容道:“你姐当然是亲的,你是捡来的,怕你自卑,一直没和你说。”
李安安吐出几粒西瓜子,说:“我才不信,你说过你当时生我的时候特别难生,生了一天一夜,因为我的头太大了,卡着出不来。”
丁容朝女儿翻了个白眼:“你还好意思说,中考都没考上,你对得起你那么大的头吗?”
李安安撇了撇嘴,道:“头大有什么用?你生我的时候都给卡坏了!”
丁容被女儿气笑了,挥舞着手中的扫把,道:“赶紧吃,吃完了去剥毛豆。”
李安安哦了一声,三下五除二把西瓜吃完,也不拿纸巾擦嘴边的西瓜汁,直接用手一抹,就蹲下身子开始剥毛豆。
李安安边剥毛豆边拿眼睛瞟丁容,而后咬咬牙,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妈,那个,其实我不读高中也行的,你去问问那钱能退回来不……”
李安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丁容不悦地打断,丁容冷哼一声,瞪着李安安道:“以后这种没出息的话不准再说!我和你爸种地,挣三千块钱容易吗?现在倒好,全搭你身上了,你要再不好好念书,你对得起那三千块钱吗……”
丁容还在不停地絮絮叨叨,李安安也不接话,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
说起来,李安安的运气真挺背的,她的中考分数和市重点高中八中差了一分,因为这一分,要花三千零一十块钱,才能进八中。
三千块钱起步,一分十块钱。
李安安知道自己家并不富裕,所以当知道自己差一分的时候,她躲在被子里大哭一场之后就不准备念高中了,打算跟着村里的其他人出去打工。
丁容知道李安安的想法之后,二话不说拉着李安安就去了八中。
那个时候离八中报名的时间还差三天,可是丁容硬是找到了她一个在八中当老师的初中同学,花了三千零一十块钱给李安安买了个名额。
回去的路上,李安安情绪很低落,一声不吭。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她还是有自尊心的,她忘不了刚才丁容数钱的时候,微微颤抖的布满茧的手,忘不了那个老师面带责备地问自己为什么不多考一分……
丁容看着自己的女儿,重重地叹了口气:“安安,妈妈不怕花这个钱,妈妈只希望你能好好念书,别整天想着出去打工。你以为打工那么容易吗?你看看你姐姐,她做裁缝累死累活的,一个月才挣一千多块钱,身边也接触不到什么好的男孩子,到现在了也没谈恋爱。你可不能走你姐的路,你要好好念书,等以后考上大学了,什么样的好男孩都随你挑……”
李安安是个十足的颜控,丁容前面说的那一大堆话李安安都左耳进右耳出了,唯有最后一句话让李安安精神一振,是啊,她怎么把这茬忘记了。听说八中帅哥可多了,她要上了八中就可以接触到很多帅哥了,长得帅学习成绩又好的她最喜欢了。
而后李安安对丁容表态,把胸脯拍得啪啪响:“我不出去打工了,我要念高中。”
丁容白了李安安一眼:“知道就好,别拍了,本来胸就不大,再拍就凹进去了!”
李安安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前的“飞机场”,吸了吸鼻子,道:“妈,我想吃木瓜!”
丁容怒吼道:“忍着!”
李安安不敢吭声了。


开学那天,因为李安安的爸爸李崇和妈妈丁容去县城卖菜籽了,所以,李安安一个人去的学校。
这是李安安第二次来八中,不过这一次的心境比上一次好多了,上次是来花钱买分数,丢人着呢。这次没人知道她是花钱买进来的,走入偌大的校园,她感觉自己和那些考进来的学生一样一样的。
微风徐来,李安安深吸一口气,顿时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是舒爽的。
高中果然和初中不一样,整个校园真大啊,这么一眼望去,比初中学校大了五六倍不止。
走着走着,李安安发现操场的右边拐角处居然有一片小花园,小花园里种满了各色各样的花,里面还有一座亭子。
李安安见时间还早,便打算到亭子那去坐坐。
待走近了,李安安才发现亭子那坐了一个人。
准确地说,是一个长得很帅的男生。
男生穿着一件很普通的白色T恤衫,下身穿着一条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因为他低着头正在看书,所以李安安只能看到他的侧颜。
尽管是侧颜,但也足以令她惊为天人了!
男生的头发很黑,细碎的刘海因为低头的动作垂在额前,长而微卷的睫毛,精致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瓣抿着淡淡的弧度,诱人无尽遐想。不知看到了什么内容,他的嘴角微微勾起,顿时,仿佛整个世界都融化在他的浅笑里,优雅高贵的气息全围绕在他身边,让李安安在心底止不住地惊叹!
哇!这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啊!
第一次瞧见这么好看的男生,李安安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她定定地看着男生的侧颜,心想:不知道正面怎么样?
不过侧颜都这么帅了,正面肯定差不了,这么帅不上去搭讪实在是太可惜了!
心里这么想着,李安安脚下的步子完全不受控制地迈了出去。
男生听到脚步声抬起了头,循着声音看向李安安,李安安被看得两眼发直。
天哪!正面一看,更帅了,简直帅到没天理啊!
那双看向她的眼眸如玛瑙般漆黑,如星空般璀璨,又如山泉般静美!
李安安小身板当即一震,脸上堆着笑走上前,目光灼灼地问:“你认识我吗?”
男生瞥了李安安一眼,皱了皱眉,吐出三个字:“不认识。”
一听到男生的声音,李安安小身板颤得更厉害了。哇,这声音,好好听啊!
果然不只脸是男神级别的,声音也是男神级别。
李安安按捺住心下的激动和狂喜,面上做出一副惊讶的口吻,说:“这么巧,我也不认识你,看来我们太有缘分了!”
“……”
李安安此话一出,男生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他合上手上的书,站起身就往另外一个出口的方向走去。
男生这一站起来,李安安觉得自己的口水都不够咽了。虽然男生较瘦,身量却很高,目测有一米七八左右,整个人看起来并不羸弱,细腰宽肩,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哇,要不要这么完美?!要不要这么诱人?!
眼见着男生的背影越来越远,李安安咽了咽口水,忙跑着跟了上去。待距离男生只有不到一米的时候,李安安猛地吸了一口气,果然,不只脸和声音是男神级别的,就连周身的气息也是男神级别的,这一吸气,李安安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小身板不禁又颤了颤!
男生虽然在走路,可是因为他双腿长,迈开的步子大,所以李安安只有小跑才能跟上男生的步伐。她边喘粗气边道:“哎,你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你今年多大了?在几年级几班?你有哪些兴趣爱好啊?你平时喜欢吃什么啊?你的三围是多少啊……”
男生终于在听到三围多少这句话的时候,停下脚步,回过头,略显不悦地看着李安安。
李安安看着男生那双好看的眸子,心脏怦怦直跳。那心跳声大得像打鼓似的,她丝毫不怀疑下一秒她的心脏会因为太欢脱而从嘴巴里跳出来。
李安安感觉到男生不高兴了,一脸讪讪地道:“那个,你要是不愿意说三围也没关系的,我其实也没那么想知道。”
男生微微眯了眯双眼,扭过头再次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
李安安又小跑着跟上去,道:“你别生气啊,三围就当我没问,你直接告诉我你叫什么,在几年级几班就可以了。”
男生脚步不停,像没听到李安安的话一样。
“哎,真生气了啊,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男生再次无视她。
“你要不说话我就当你接受我的道歉了!”
男生继续无视她。
“你没说话,说明你原谅我了。好了,现在你可以和我说话了,你要是不想说太多,只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就可以了。”
男生接着无视她。
“哎,拜托你说句话好不好啊,你要是不说话我就会一直跟着你的,我是没关系的,就怕你烦我,但是就算你烦我,我也还是会跟着你的……”
许是李安安的喋喋不休让男生受不了了,许是李安安的“威胁”起了作用,男生再次停下脚步,问李安安:“为什么要跟着我?”
李安安目光灼灼地盯着男生的俊脸,说了句真得不能再真的真心话:“因为你长得帅呀!”
男生愣了一下,而后再次扭过头,大跨步地向前走去。李安安像个跟屁虫似的继续跟了上去,嘴里道:“我说的都是真话,真的,你长得特别帅,是我见过的所有人中最帅的……”
李安安的喋喋不休一直持续到男生走进男生宿舍,李安安本来也想跟着进去,不过被宿管科的大叔拦住了。大叔板着脸,铁面无私道:“这里是男生宿舍,你不能进去!”
李安安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男生的背影越来越远,直至再也看不见,她惋惜得直跺脚,而后问宿管科大叔:“大叔,你知道刚才进去的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吗?他在几年级几班啊?”
没想到宿管科大叔一听到李安安问这话,脸色更黑了,斥道:“我只负责看宿舍,又不是老师,我没义务记住每个人的名字!”
李安安在心里把这个臭脾气的宿管科大叔骂了个遍,然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男生宿舍。


今天是第一天开学,李安安再心系那个长得惊为天人的男生,也只能先去教室报到。接到通知书的时候,李安安就知道她被分到了高一(6)班,路上问了几个高年级的同学,知道高一(6)班在三楼的右边第三个教室,所以她直接过去了。
到了教室,里面已经到了二三十个同学,有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笑的,也有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看书的,因为都是来自不同的中学,所以大多数同学之间并不认识。李安安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熟悉的面孔,这让她心里松了一口气,毕竟她是花钱买进八中的,所以她不希望以前初中的同学和自己一个班,因为,太丢人!
学渣也是有自尊心的!
李安安走到教室后面,找了个靠窗的空位坐下,因为没有课本,她无事可做,只能对着窗户发呆,此时,她的脑袋里想的全是刚才看到那个男神级别的男生,她没想到,现实生活中居然真的有这么帅的男生,坐着的时候帅,低头的时候帅,看书的时候帅,走路的时候帅,生气的时候也很帅……简直就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帅。更难得的是,这样帅的男生居然被自己碰到了,虽然很遗憾没问到他的名字和他所在的班级,不过,李安安不急,只要那个男生在八中,她就有把握一定能找到他,找到之后,就开始追他,追到之后,就开始交往。夕阳西下,自己和那个男神级别的男生背靠背坐在草坪上,这幅场景要多美有多美。她想得正起劲儿的时候,突然,一个略显粗犷的女声响了起来:“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遐想被人打断,李安安这才找回思绪,抬起头来,看到一个皮肤偏黑、梳着齐耳短发的女生背着斜挎包正低头问自己。
李安安摇摇头,说:“没人坐。”
短发女生说:“那我就坐这了。”
短发女生很自来熟,盯着李安安看了会儿,而后道:“你长得还挺漂亮的。”
这话确实是大实话,虽然李安安才十六岁,穿着打扮都透着一股土气,但不可否认,李安安长得不错:鼻梁高挺,脸上有些婴儿肥,不过并不显胖,反倒让人觉得看起来很舒服。最与众不同的是她的眼睛,是一双极为罕见的丹凤眼,睫毛很长,使得那双本就摄人心魂的丹凤眼更具有灵性,而弯弯的新月眉为她整个人添加了古典的韵味。短发女生觉得再过几年,面前的这个女生长得更开了,追她的男生肯定少不了。
李安安被夸得心花怒放,但是她又不好意思高兴得太明显,便紧抿着唇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一脸谦虚地说:“我这都是瞎长的。”
短发女生愣了愣,而后咧开嘴巴乐了起来。她没想到看着挺淑女的李安安居然这么有趣,道:“我叫简践,你叫什么?”
李安安扑哧一笑:“贱贱?你是你爸妈亲生的吗?怎么给你起了这么个名字啊?”
简践经常被人取笑名字,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见她翻了个白眼,说:“不是贱贱,是简践,简单的简,实践的践!”
李安安小声地念了几遍“简践”,而后给出一个评价:“你这个名字真绕口!”
简践开口:“那也没办法,我妈说了,我这名字是我爸起早贪黑地翻新华字典给我起的,我必须得无条件服从及接受。你呢?你叫什么?”
李安安清了清嗓子,说:“我叫李安安,李白的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的安。”说着,李安安朝简践伸出手,说,“从现在起,咱们就算认识了。”
简践边和李安安握手边咧开嘴巴笑道:“第一次听人介绍名字介绍得这么有档次!”
李安安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她们才凑到简践耳边小声道:“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是花钱进八中的,可是我又不想让别人看出我是花钱进来的,所以,我必须得让自己看起来有文化一些。”顿了顿,李安安又不放心地嘱咐道,“这事你可千万别和其他人说,不然我会很没面子的!”
简践愣了愣,而后哈哈哈地笑了起来,边笑边拍桌子,动静之大,引得不少学生纷纷侧目。等她笑够了,她伸出手拍了拍李安安的肩膀,道:“有意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短短十几分钟,李安安和简践相谈甚欢,从《名侦探柯南》聊到《灌篮高手》,从周杰伦聊到迈克尔•杰克逊,两人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直到高一(6)班的班主任林雷来到教室。而这个时候,班级里的学生也差不多到齐了,李安安粗粗数了下,这个班级有五十多个学生。
林雷是个瘦高的中年男人,戴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挺儒雅的。他站在讲台上开口:“高中三年是你们人生当中非常重要的三年,也是非常辛苦的三年,不管你们来自哪个中学,中考成绩如何,现在,我希望你们这三年对待学习的态度都是‘尽最大努力,留最小遗憾’!不要因为中考考得好而骄傲,同样,也不要因为中考考得不好而自卑,因为,这三年会发生许多不可预料的变数,中考考得好的,这三年不努力,不一定能考上大学;中考考得不好的,经过这三年的努力也许能考入理想的大学。而命运的方向盘就掌握在你们自己手里!现在,你们每个人拿出一张白纸,写出一句激励自己的话!”
林雷话音刚落,底下的学生都翻书包拿出纸和笔,唰唰地写了起来,写好了在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而这个时候,李安安还不知道林雷的用意是什么,直到林雷让每排的第一个学生起身收走这一排所有人写好的激励自己的话,并将这些话贴在墙壁上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他这是让每个学生每天一进教室都能看到自己在开学第一天写下的激励自己的话,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努力。
一眼望去,大部分人写的都是“爱拼才会赢”“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灵感”之类的话。突然,有个男生不知看到了什么,噗的一声笑了起来,且越笑声音越大,完全没有停止的趋势。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林雷皱了皱眉,问:“这位同学,你怎么了?”
男生见林雷有些生气了,忙忍着笑,伸出手指着一张纸道:“老师,您看这个。”
林雷的目光循着男生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白纸上写着:“天才第一步,雀氏纸尿裤!”右下角的署名是:李安安。
而后,整个教室里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就连林雷也忍不住笑了。李安安旁边的简践边笑边朝李安安竖起大拇指道:“李安安,你真是太有才了!”
李安安在这些笑声中脸红得和煮熟的虾子似的,弓着身子,忙做鸵鸟状。
就这样,开学报到的第一天,李安安火了。
不仅(6)班的班主任林雷和(6)班的其他所有学生都认识李安安了,就连别的班级、别的年级都有学生知道李安安关于“雀氏纸尿裤”的光荣事迹了。所以,一连一个多星期,李安安都被人当国宝熊猫似的瞻仰,所到之处都会飘来阵阵窃窃私语声和偷笑声:“你看你看,那个就是写雀氏纸尿裤的李安安!”
李安安刚开始还挺别扭的,连厕所都不敢去,被人围观的感觉实在不好。慢慢地,她就顾不上这些了,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找开学报到那天在小花园的亭子里看书的那个很“男神”的男生。为此,她每天要去小花园的亭子三次,可惜,一次也没看到那个男生。


这天,课间的时候,李安安问简践:“上厕所,去不?”
简践翻着手里的漫画书,头也不抬地摇了摇头道:“不去!”
简践是个漫画迷,不管上课下课都抱着本漫画书在看,按理说像她这样学习成绩肯定不行,可是简践是个例外,她虽然痴迷到上课都在偷偷看漫画,学习成绩却很好。她进来时的成绩是(6)班的第一名,当李安安知道简践的中考分数的时候,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而后她狗腿子似的死死地抓住简践的手臂,一脸激动道:“太好了,我太有眼光了,居然坐在你旁边,以后考试不用愁了!”
简践一脸无语,好像是自己选择坐在李安安旁边的吧!
李安安见简践不去,便叫坐在简践前面的颜暮:“颜暮,你去上厕所不?”
颜暮放下手中的笔,点了点头,道:“去,我们一起。”
颜暮留着一头齐肩发,长着一张娃娃脸,齐刘海,笑的时候还有两颗小虎牙,算不上多漂亮,却挺可爱的。因为坐在一起,再加上在一个宿舍,几个人很快熟悉起来。
李安安刚准备起身的时候,简践从漫画书里抬起头,眨了眨眼,朝李安安打趣道:“去上什么厕所啊?多麻烦啊!直接穿一片雀氏纸尿裤就行了。”
颜暮一听这话,捂着嘴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李安安狠狠地剜了简践一眼,说:“姓贱的,你再说纸尿裤三个字我就用熨斗熨平你的胸!”说完这话李安安又狠狠地飞过去一记眼刀,而后起身走出教室。颜暮笑得花枝乱颤,边笑边跟着走了出去。
简践被李安安的话气得牙痒痒,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不爽地骂道:“你才姓贱,你全家都姓贱!”
卫生间这个时候人不是很多,李安安先方便完出来,这时,靠近男卫生间的左侧洗手台边有个穿白T恤衫的男生正低着头洗手,李安安这个角度只看得到男生的侧颜。而后,李安安双眼嗖一下亮了起来,这个男生不就是她找了好久的那个在小花园的亭子里看书的男神帅哥吗!
李安安忙屁颠屁颠地走过去,问:“你亲自来上厕所啊?”
男生的手顿了顿,他微微抬起头,待看到李安安的时候,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显然,他是记得李安安的,只不过印象不太好而已。
这也难怪,李安安看男生的眼光像看到羊崽子的母狼一般,那样赤裸裸,那样不加掩饰,任谁被这样的目光盯着都会不自在。
想到这,男生敷衍地嗯了一声。
李安安高兴道:“这么巧,我也亲自来上厕所,看来我们太有缘分了!”
男生一听这话,眉头皱得更厉害了,这下他连嗯都懒得说了,直接转身就走。李安安正准备跟上去的时候,颜暮从卫生间出来了,她叫住李安安,问:“安安,你和谁说话呢?”
李安安看着前面男生渐行渐远的背影,急道:“我有点事,你先回教室吧。”她话音刚落,上课的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李安安看着男生的背影消失在右边楼梯的拐角处,面露纠结之色,到底是追还是不追?追,就有可能问到这个帅哥的姓名和班级,可是自己会迟到。不追……这个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也就只有一秒钟的犹豫,李安安欲撒开腿去追男生,颜暮却拉住李安安的手,说:“走啦,上课了,下节课可是‘灭绝师太’的,要是迟到她肯定会骂死我们的!”
一听到“灭绝师太”四个字,李安安就蔫了,虽然刚开学一个星期,可是灭绝师太的功力整个(6)班的学生都领教到了。灭绝师太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名叫徐亚珍,从来不笑,长得黑面黑口,又瘦又矮。灭绝师太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据说她年轻的时候受到过很严重的爱情创伤。她以前读研究生的时候和一个比她小三岁正在读大二的男生谈恋爱,男生想要出国学习,可是家里没钱,灭绝师太便把自己多年攒下来的积蓄给了她男朋友,全力支持她男朋友出国学习,男朋友在国外的时候,也是灭绝师太定期给他汇生活费。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几年之后,她没有等到男朋友回来娶她,却等到男朋友找了一个外国女朋友的事实。她倍受打击,从此再也不相信爱情,就这样单到了五十多岁。
灭绝师太真的很“灭绝”,她上课很喜欢提问,随机抽学生起来回答问题,凡是答不出来或者答错或者答得她不满意的,她总会板着脸一通训斥,短短一个星期,班级里已经有超过百分之八十的学生被她骂过了,李安安也不例外。关键是骂就骂吧,偏偏灭绝师太哪壶不开提哪壶,她不仅指出李安安花钱买进八中的事实,还说李安安不是念书的料,买进来也是白花父母的钱,还不如回家种红薯去。这些话句句往李安安心窝子上戳,戳得她的心疼得直滴血,给李安安气得,真想掀翻桌子和灭绝师太大干一场。不过她没有,因为她不敢,也只能想想而已,在心里默默地把灭绝师太骂上千万遍。
背地里骂归骂,李安安可不敢在灭绝师太的课堂上迟到,只能一边在心底默默流泪一边和颜暮一起回到教室。


等到下午放学的时候,林雷来到教室,说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下周,所有新入学的高一生都要参加一个入学考试,这对李安安这种学渣来说,无疑是个晴天大霹雳。可是更大的霹雳还在后头,这次入学考试不是在自己所在的班级考,而是把所有高一年级的学生打乱了分配,分到哪个班级就在哪个班级考。
放学后,李安安抱着简践的手臂欲哭无泪:“贱贱,怎么办呀?我本来还想着坐你边上参考参考你的啊!这下我完蛋了!学校怎么这么变态啊!”
简践拍了拍李安安的后背,出声安抚道:“说不定你到时候会超常发挥呢!”
李安安抬起眼可怜兮兮地问简践:“你觉得这种可能性大吗?”
简践想了想,而后很诚实地摇了摇头:“不大!”
李安安:“……”
颜暮:“哈哈哈!”
越相处,李安安觉得简践这个人真对得起她的名字,那真不是一般贱啊。有天下晚自习,李安安、简践还有颜暮肚子饿了,便买了泡面在宿舍泡着吃,几个人吃得正香的时候,简践突然问:“听到没?”
李安安和颜暮有些不解:“啊?”
简践凑近李安安和颜暮,问:“没听到?”
李安安问:“到底什么啊?”
简践说:“没听到现在闻到了吧?!”
李安安吸了吸鼻子,而后立马跳起来跑出老远,边用手扇风边骂骂咧咧道:“贱贱,你居然放臭屁!”
颜暮虽然没有李安安的反应那么夸张,但也端着碗起了身,一只手捂住口鼻,朝简践说:“我觉得你以后还是少吃点兰花豆比较好!”
简践边大笑边道:“老娘的屁果然不同凡响!”气得李安安真想把手中的泡面倒到她头上去。


因为今天要入学考试,班长昨天下午已经带着几个班干部把座位贴贴好了。
座位贴上除了姓名和学号外,还有一张照片,李安安随意瞄了几眼别的同学桌上的座位贴,发现都不认识,都是外班的同学。
李安安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抬眼随意地看了眼自己桌子上的座位贴,顿时整个人愣住了。
她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抬起手背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
白纸黑字的一张座位贴安静地躺在她的桌子的左上角。照片印刷在纸上的质量不好,学校打印室的油墨向来劣质,印出来的效果黑乎乎的,把五官都化在一团模糊里。但是李安安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那双漆黑又深邃的眼睛,让她第一眼看到心跳就止不住地加速。
因为要考试,班级里的座位一个一个地隔开了,简践低着头正十分投入地看着漫画书,颜暮认真地做着习题,没人注意到李安安的兴奋和激动。
李安安盯着那张座位贴,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个人不但长得帅,名字也好好听呀。
李安安边盯着照片可劲儿看,边在心底默默地念着:欧阳奈,欧阳,居然是复姓,真拉风!奈,向来缘浅,奈何情深的奈,呸呸呸,这话放在这不合适,自己和欧阳奈缘分深着呢!开学第一天就看到他了,去个卫生间也碰到他了,这次入学考试,他的座位贴居然贴在自己的桌子上,这就代表他要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考试。
自己坐的椅子他也会坐,这不就等于间接那什么了嘛……嘿嘿嘿,这种事,光想想就好开心呀!
整个早自习,李安安的精神一直处于一种十分亢奋的状态,她心里乐滋滋地冒着泡,脑袋里不停放着烟花。五十分钟的早自习,李安安什么也没干,光盯着欧阳奈那张并不清晰的黑白照片看了。
过了早自习就是考试了,李安安故意慢吞吞地收拾东西,心脏突突地跳。
可是一直磨蹭到预备铃都响起来了,欧阳奈还是没有来。
李安安不甘心,想继续等,可是当看到监考老师抱着试卷进来之后,李安安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拿着笔去了她所在的考场,高一(3)班。
因为是高一第一场摸底考试,所以这次的成绩也会让各科任课老师对各自所教学生的成绩除了中考成绩外,再次在心里有个底。
这场考试欧阳奈整整迟到了十分钟才进考场,高高的个子站在教室门口,引得一群认真答题的学生都好奇地抬眼看过去。
这一看,原本安静的教室立马响起一阵倒抽气声,没错,就是倒抽气声,尤其是女生,一个个表情就跟复制粘贴似的,瞳孔放大,嘴巴微张,有脸皮薄的双颊不自觉地开始发红。
这个男生长得真是帅啊!虽然只穿着再普通不过的T恤衫和牛仔裤,可就是怎么看怎么帅啊!
那眉眼、那鼻子、那身材、那长腿……简直就是在造物者的恩宠之下创造出来的,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他,都是一种极大的享受啊!
欧阳奈仿佛没看到那些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径直走到老师面前,因为奔跑,额头上和鼻尖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他微微喘着粗气,开口道:“老师,对不起,我迟到了。”
他没有解释原因,只是很平静地道歉以及陈述事实。
监考老师原本对迟到的学生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可是巧了,眼前这个叫欧阳奈的学生却是个例外,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而是因为欧阳奈中考考了全市第一名。八中的招生办老师当初去了欧阳奈家三次才说服欧阳奈来八中上学。条件就是,除了高中三年的学费和住宿费全免之外,每年还另外补贴欧阳奈一千块钱。
八中创办五十多年以来,欧阳奈是第二个享此殊荣的人。
第一个是一个叫边正学的男生,五年前他考入了清大,至今,边正学的照片还挂在八中的宣传栏里,是八中最引以为豪的存在!而在八中的校长以及所有老师眼里,欧阳奈俨然是第二个边正学,是下一个为八中创造奇迹的学生。
所以监考老师自然是认识欧阳奈的,对于欧阳奈迟到,他非但没有责备,反而关切了好几句,而后让欧阳奈坐到座位上,给欧阳奈发了试卷。
两个小时一过,卷子一交,李安安便飞快地往自己所在的班级跑去。十分钟之后要接着考数学,所以她的时间不多,但是就算只有半分钟的空当,李安安也要飞回来,只为看一眼那个长得很帅很帅已经彻底勾走她的魂的男生。
跑到教室门口,李安安气还没喘匀,就踮起脚抻长脖子往教室里看,此时,欧阳奈正坐在座位上低头看书,他是那么安静,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因着教室的窗户是开着的,此时,外面的风吹进来,掀起了欧阳奈额前的细碎刘海,而后,欧阳奈那俊美的五官更加清晰地展现在李安安眼前。
李安安不禁看痴了,真帅啊,帅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李安安清了清嗓子,拉了拉衣服,挺直脊背正准备往教室里走,准确地说,是往欧阳奈旁边走,这时,林雷抱着一大摞试卷过来了。看到李安安,林雷有些奇怪地问:“李安安,你在这干什么?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不在本班级考试吧?”
林雷是这门数学考试的监考老师,因为是(6)班的班主任,所以对自己所带班级的学生很是了解。这次入学考试,哪些学生在本班级考,哪些学生不在,他都知道得挺清楚。
李安安没想到这门数学的监考老师是林雷,更没想到林雷居然来得这么早,害她和欧阳奈说话的这么一个大好机会都没有了。她脑袋瓜子快速一转,立马给自己找了一个非常好的借口:“班主任好,我的笔坏了,我回来拿笔。”
林雷一听这话,忙道:“那你快进去拿吧!”
李安安忙应了一声,小跑着进教室,而后怀着一颗扑通扑通直跳的心走到欧阳奈旁边,咽了咽口水,一本正经道:“这位同学,麻烦让一下,我要拿笔。”
... ...

规格参数

产品名称 : 我追学霸那些年-听听雨夜(全2册)
ISBN: 9787559413499
作者: 听听雨夜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7月

用户评价

温馨提示:因厂家更改产品包装、产地或者更换随机附件等没有任何提前通知,且每位咨询者购买情况、提问时间等不同,为此以下回复仅对提问者3天内有效,其他网友仅供参考!若由此给您带来不便请多谅解!

对自己使用过的商品进行评价,它将成为大家购买参考依据。
评论隐私保护:1.匿名评论;2.注册用户评论(加密处理)
用户可放心发表使用后的心得感受我要评价
全部评价(0)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
  • 匿名用户
  • captcha

我追学霸那些年-听听雨夜(全2册)

商品已成功加入购物车
<<继续购物 去结算